这里淑馨,是浪漫主义写手,方王方重度洁癖宁逆不拆.主混圈是全职和科拟.爱地理,爱五方,爱许斌,爱写糖.




永远喜欢相声,永远喜欢德云社!
在没变成太太之前就在德云社的坑里别出来算了!




是真正意义上的话痨.啦翻圈的话主要唱凛姬鸟黛善丸位的中翻,以及做一些美工填词之类的玩意.@ME@SW@AA.




主食方王方 车蓝 善黛 凛花 双地双生 生地生 英西英 世考
天雷除方王方之外与方士谦王杰希有关的cp.其余是杂食,除All都不反感.



来接受堕天使芊熙的审判吧,愚蠢的人类们!【误】


很荣幸追逐梦想的时期,能遇见最美好的你.
© 淑馨
Powered by LOFTER

【方王花语三十题】第十八棒 龙舌兰 为爱付出一切

#真正的标题:我曾见过神的陨落 #cp:方士谦×王杰希 神×拥有“魔道学者”天赋的魔法师 #这个世界观我想写成长篇的说,所以先写篇短的看看各位喜不喜欢这个世界观。是我心心念念的许斌视角。堕天使方芊熙的日常发送时间,11:09。接受我堕天使的……【被拖走】 #上一棒 @陆。 下一棒 @人格已分裂 终于艾特出来了开心 刚完成任务,微草魔法战队的各位都很疲惫。于是队长提议回到宾馆休息一下。正休息着,队长突然回了自己房间。我也没多想,看着袁柏清和刘小别互相损着,于是和柳非坐在一旁。没想到队长带着他的龙舌兰酒来了。 我看着队长正一口一口灌着龙舌兰酒,正想着是否要阻止他继续喝下去,毕竟方才完成任务,现在还没有去提交任务的。要是队长醉了,那任务肯定是提交不了的。刚准备上前一步把队长的酒拿走,袁柏清就把我拉到一旁:“斌哥,队长酒量很好,让他一个人慢慢喝着吧。”“是啊,特别是龙舌兰酒,千杯不醉。”刘小别跟着说。 我正准备走开,没想到队长却又喊我:“许斌,你愿意听我讲故事么?” 我点点头。 队长像小孩子一样笑了。这是我加入微草魔法战队之后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笑。他平常不苟言笑的。小别和柏清带着柳非开始打斗地主了。英杰很乖,在那里乖乖地听着烨柏诉说微草的辉煌战绩。 “许斌,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么?” 我当然相信。我以前因为好欺负,被打的很惨,永远都是别人的出气筒。当时我的自愈力非常的快。因为我只有抗打这一个有点,因此我从来都不相信我自己有魔法,是魔法师中的一位。后来女王对我说,我被赋予了“骑士”的能力,所以如此抗打啊。既然如此频繁的,仅仅是“抗打”都是一种能力,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不能有神呢? 我的脑子在胡思乱想,队长看我没答话,便自顾自的笑了。 “是存在的哦,许斌。” “他曾降临于我的面前。” “他的能力是治疗。与柏清一样,他是拥有‘牧师’与‘守护天使’两种能力。说拥有,不如说是他赐予柏清这孩子的‘守护天使’的能力。” “他是神啊。” “虽然我被称为魔术师,但也只是个拥有‘魔道学者’这个能力的,能把它运用的很好的凡人而已。但他是神啊,真的是神啊。” 神……吗? “他叫方士谦。我真的无法忘记他。他的光芒太耀眼了。微草魔法战队能在魔法大赛上多的桂冠,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能攻能辅。你是不是觉得我形容的不恰当?那是因为他的‘神圣之火’攻击力太高了。甚至超过了我的攻击性魔法。” 队长自嘲的笑了笑,泯了一口龙舌兰酒。 “后来呢,他送了我一盆龙舌兰。我问他,这是什么。他骗我说这是芦荟*1。我当然不相信。他又嬉皮笑脸地说:‘这是龙舌兰。你不是喜欢和烈酒吗,这个是酿烈酒的好材料。跟我走,我就给你酿。’其实说实话我是非常非常非常不想和他走的,但他一个人搬一盆比他大半个人还高的龙舌兰,我于心不忍,便和他走了。” “走着走着队长就被压了,被方神吃得死死地。”我一惊。什么地方传来的女孩子的声音?“斌哥别怕,我是柳非,是烨柏帮我们施的小法术,让我们也可以听到。” “后来我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好日子没过多久,便碰上了大任务。在这次任务中他为了保护我,中了削减能力的法术。中了法术还不歇着,他保护我的背后,为我撑着,直到他生命消亡,化为虚无。” “我们赢了,但我亲眼见到了神的陨落。” “诶队长这是哭了么?”“斌哥你挺住!”“活久见!!!!”我耳边一片叽喳。 队长神色黯淡了。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龙舌兰的花语是‘为爱付出一切’。” “是啊,他确实为爱付出了一切。他走了三年了。现在唯一留下的龙舌兰酒,也被我喝完了。而我现在喝的这瓶,也是他给我酿的最后一瓶了。” “诶,没关系嘛,喝完我再给你酿。”是一个从未听过的陌生的声音。 袁柏清突然兴奋地大喊:“师傅!” 是一个穿着白袍的男子。这就是队长所说的方士谦了吧? 我起身,鞠了一躬:“方神好。” 方神对我们笑了笑,招了招手,一把揽住队长,把人带走了。 在他们走的时候,我还听见队长问方神什么时候回来的来着。 祝他们幸福呀。 【小剧场】 方:王杰希你是不是对春药有抵抗力? 王:不是啊,怎么了。 方:那我一个人形春药站在这里你为什么不扑上来? 王:噗 啾咪 方:我今天是不是该教你做人了? 王:随你怎么样都行啊。/笑 *1:梗源《博物》   2018-07-18 1  
十八棒写完了   2018-07-15  

【b萌日漫场津岛善子应援】

【你愿意成为夜羽大人的小恶魔吗?】 【堕天使夜羽/津岛善子 应援】 那个女孩子,运气很差。 天使和上帝从来没有眷顾她。 从幼儿园时就想成为一名天使了,但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天神的眷顾。所以啊,她自认为是堕天使或恶魔,自称ヨハネ”。 自从上了高中后就对自己的中二言行感到羞耻,因此想做回''津岛善子'',做回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不再做“堕天使夜羽”。 她告诉自己,自己不是堕天使,自己没有天使曾经的光辉,只有自己永无止境的厄运。 【嗨~大家好♡来自伊豆的海滩,闪耀的twinkle☆star~我是大家期待的新人夜羽哦♪ 久等了?别看夜羽我这个样子,我原本可是天使哦♡ 很厉害对吧?  但是,明明没做什么坏事,却不知不觉的被变成了堕天使,现在已经完全沦为了散播华丽的恶之魅力的恶魔了♪   呀~♡   但是,夜羽是知道的哦。   人类啊,其实无论何时多少会觉得坏坏的更加吸引人令人怦然心动对吧?  大家呢,不论何时,比起圣洁无比面无表情的圣女,更喜欢可爱的帅气的美丽的那一方——但是,依然怦然心动即使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好。   越是心痛,越是甜蜜苦恼又美味无比的果实。   就如那亚当与夏娃的传说中出现过的那智慧之树的禁断之果一般——是绝对不能啃食,却又能勾起啃食欲望的存在哦♪   所以,深谙这恶之魅力的恶魔夜羽我,大家是不是也有点想咬上一口呢?   因为若是咽下这一口便绝对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呀~好期待♪   成为夜羽粉丝的可爱的小恶魔们啊,让你们见识一下夜羽珍藏的舞台吧!  其实,从前一直抱持着”这样的事也会发生”的想法,因此歌舞的课程也有上过。   虽然现在仍然只能在这样海天相接的舞台上,但总有一天能够到真正的live的舞台上…… 诶????阿咧?   讨厌。   下雨了!?   啊……为什么!?明明到刚刚为止还是大晴天! 果然,这运气的恶劣程度绝对是恶魔级的。   今后也会让你见识到连天气预报都能打破的夜羽恶魔的一面哦!!!】 夜羽大人,我们永远是你的小恶魔。不管你成败与否。 不管是坏运气的你,还是为Aqours的大家带来了好运的你,都永远是我们的夜羽大人呀~ 夜羽大人,冲呀!一直冲到那胜利的天堂去,让天神看看堕天使的厉害吧!   2018-07-15  

个人世界观之牧吟商执世界观

本世界观为个人原创,拥有个人著作权,未经授权请勿使用! 本世界观为个人原创,拥有个人著作权,未经授权请勿使用! 本世界观为个人原创,拥有个人著作权,未经授权请勿使用! 双大陆四家族世界观/牧吟商执世界观/西幻 大陆设定:这个世界有两块大陆。吟游诗人家族与牧羊人家族一块大陆,成为吟牧大陆,草较多,多用于放牧。商人家族与执政者家族一块大陆,成为执商大陆,土地较多,多用于经商。其余小家族随机分布。 其他设定: 吟牧大陆上的家族:吟游诗人家族,有一位负责吟游史诗,是首领,不会待在家族驻地,会进行吟游的活动,给各个大小家族祈祷,百年任期满,下一位接班人接替后,上一任首领化成一只鸟,受牧羊人家族的供养。族人性格大多温和。牧羊人家族,负责供养上一任吟游首领与上一任牧羊首领,但最主要任务为牧羊以及制作祭品。首领骑羊会与吟游首领一同前去祈祷。上一任首领在接班人接班后,会化成一只牧羊犬。人性格大多活泼。两个家族关系非常不错。 执商大陆上的家族:商人家族,经常跑到外大陆售卖与出差,族人大多十分精明,同时首领大多心非常脏的。上任首领在接班人接班后,会化为一只狐狸,由执政者家族供养。执政者家族,家族的族员是有资格统治小家族的,小家族族长要想上任必须在执政者家族接受考核,但四大家族族长是不接受执政者考核的。族人大多交流能力极强,首领大多话痨。上任首领在接班人接班之后会化为一只猞猁,受自家供养。两个家族常常有一些PY交易,这些我们尚且不管。 首领归宿:所有首领化为动物之后活满100年即会死去。 攻方设定:牧羊人,固留在地。/商人,精明腹黑。 受方设定:吟游诗人,恣意漂游。/执政者,交流能力强。 适配同人cp:牧吟/方王 商执/喻黄 个人作品:至今仍未发布 【方王】吟游诗人   2018-07-15  
  2018-07-12 1  

【方王花语三十题】第八棒 狗尾巴草 暗恋

#真正的标题:暗恋是两个人的事 #第八棒狗尾巴草花语暗恋。双向暗恋注意。HE。 #我就是单纯的想吐槽一下我新买的双簧管好贵,比我的钢琴古筝加起来还贵。 #下一棒 @人格已分裂 上一棒 @陆。 #发送时间11:09.上一棒没法艾特于是进行微操。对。这个艾特是个超链接。 文科生第一,又是王杰希。王杰希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毕竟自己的文科一直都是第一的。但是这次的理科第一名真令人出乎意料。是以前理科班经常垫底的那位音乐生,方士谦。但是王杰希只是很开心地笑笑,似乎就是他所预料的情况。 方士谦是这所高中最著名的音乐生,因为他是一个著名组合的主唱,但是他却是学双簧管的。他的双簧管吹的特别优美,最拿手的曲目是《天鹅湖》。王杰希第一次听见他吹《天鹅湖》,是在音乐教室里。当时王杰希帮林杰老师去拿新打印的谱子回来,正好撞上方士谦在音乐教室里吹双簧管。 “您好,请问林老师在吗?”王杰希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优美的音乐声戛然而止。 “不在。” “那可以请同学您把这一叠曲子带给林杰老师吗?” 有传闻说这位学校里唯一的双簧管生是个刺头,很难说通,而且还会打人。王杰希不禁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方士谦打量了一下王杰希,把双簧管拆开,装进盒子里。“可以。” 王杰希松了一口气,对方士谦点头微笑。“谢谢你,同学。” 王杰希向门口走去,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停下了脚步:“对了同学,你刚才吹的乐曲是《天鹅湖》吧?” 方士谦点点头。 王杰希走到钢琴前,把钢琴盖打开,纤长的手指分别在黑白琴键上划过。音符在指尖弹跳,阳光洒在少年的身上。方士谦定了定神,听出了曲目。 《天鹅湖》。 “呼,就记得这么多了。”王杰希把头转向方士谦,对他笑了一下,“是这么弹的,对吧?” “你也是音乐生么?” “不是,但是我会弹啊。” 王杰希把钢琴盖上,离开了音乐教室。 一个月之后,方士谦仍然记得王杰希在弹钢琴那飞扬的嘴角,和阳光洒在他的身上的画面。很好看。方士谦知道,自己可能弯了。 那么,一弯就弯到底,如何?于是,方士谦向王杰希发出了成为乐队伴奏的邀请。 一个月过去了,王杰希才知道,方士谦是一个著名摇滚乐队的主唱。因为方士谦向他提出邀请,邀请他去为他们摇滚乐队伴奏。 王杰希答应了。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方士谦。明明是个老师非常棘手的刺头,却让他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可能是他在吹双簧管的时候刺头变成绅士,谦谦君子的改变让他所着迷吧。 真是。无话可说。 喜欢这种东西,说来就来。 那次乐队演唱,非常成功。主唱和钢琴的完美配合,令人们赞叹。唯一令人们不解的就是这位弹钢琴的男生的身份。为什么第一次出现的新人,却能与主唱搭配的十分和谐融洽,近乎完美。 只有王杰希知道,钢琴solo他弹快了。 是方士谦在配合他,特意唱的很快。 所以他们两个搭配。才如此和谐啊。 彼此喜欢却不告诉对方,但是喜欢都在自己的眼里发着光。 苦恼于对方看不到,又怕对方看到。 果然暗恋是双层滋味吧? 喻文州摇摇头,小声嘀咕了一句:“双向暗恋的傻猪。” “你说谁是傻猪呢!”方士谦听到了,但只听见了傻猪两个字。 王杰希却听清了前面的话。 不会吧,方士谦也喜欢我? 喻文州是明眼人,看到王杰希沉默便知道王杰希他听到了。于是又和平日里一样,心脏地笑了笑就走了。 “方士谦。” “诶。送你一根狗尾巴草。” “别打岔。你是不是喜欢我。” “狗尾巴草的花语是暗恋。” 看起来方士谦答非所问,其实王杰希知道,方士谦也喜欢自己。 看着眼前的人靠得越来越近,王杰希红着脸推开他,就像一个小女生。 “方士谦同学,你破坏了自然植被。” “哦,那杰希你打算怎么惩罚我呢?” “罚你一辈子和我在一起。”   2018-07-08 3  

【黑遍全联盟】王杰希生日快乐

#19才那篇的后续小剧场 xx大学学生社团交流群 方士谦:杰希生日快乐!微草文学社寄出感谢! 喻文州:王社生日快乐,蓝雨话剧社送来问候。 叶修:王大眼生日快乐,兴欣电游部送来问候。 江波涛:王社生日快乐,轮回艺术会送来问候。 楼冠宁:王社生日快乐,义斩财务部送来礼物。 张新杰:王社生日快乐。霸图体育部送来祝福。 肖时钦:王社生日快乐,雷霆工友会送来温暖。 杨聪:王社生日快乐,三零一度书社送来书籍。 田森:王社生日快乐,皇风历史学社送来问候。 …………………………………………………………………… 王杰希:谢谢各位的祝福,以及我收到的礼物挺奇怪的啊。 王杰希:士谦的地球仪我挺喜欢的。 方士谦:嗯哼。 王杰希:喻文州,你们社出品双眼皮贴吗送这么多给我? 叶修:puchi 王杰希:叶修你别笑,你们兴欣电游部为什么寄给我这么多辣条和方便面。全部丢了,有害健康。 魏琛:叶修,这是我们电游部一个星期的伙食。 王杰希:江副和周社的礼物也还不错,企鹅抱枕。 周泽楷:喜欢就好。 方士谦:哎哟义斩的礼物我最喜欢了。直接。 喻文州:好奇。 楼冠宁:一万块的红包。 王杰希:体育器材。没署名。霸图送的? 韩文清:嗯。要多锻炼,强身健体。 王杰希:《霸道方士谦爱上王杰希》?什么玩意? 肖时钦:对不起,我们工友会一个妹子出的本子,我看可以垫桌角就送给你了。 王杰希:《本草纲目》,不错。 许斌:后悔转社。 杨聪:来不及了! 王杰希:……历史时间表。我不是历史系的!!! 田森:嗯…… 王杰希:总之,谢谢大家。 王杰希:最后,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方士谦: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邓复升: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袁柏清: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高英杰: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刘小别: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周烨柏: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柳非: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许斌: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梁方: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肖云: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2018-07-06 3  

【方王】十九才

#背景音乐/梗源:十九才【译名:十九岁】》》你永远不知道淑馨的歌单是啥风格系列 好像有比较多的叫十九才的歌 这首是我比较喜欢的【像谦谦一样骚包!】找的男声版 个人比较喜欢hitomi的版本 但是我这篇文一点都不骚包 #祝王杰希 十九岁 生日快乐【王杰希出生年月日/1999/07/06】 #发布时间【王杰希出生月日/07/06 方士谦出生月日/11:09】 一分钟之后,黑遍版小剧场,约么? #大学AU 大三方×大一王 方士谦出国又回国设定 #HEHEHEHEHEHEHEHEHEHE!我淑馨没写过BE!全篇OOC。 王杰希讨厌十九岁的自己。 他亲眼看见方士谦对自己微笑着出国,却因为和他闹脾气没有挽留他。 此时正值夏季,蝉鸣声声入耳,却让本就因炎热而烦躁的人们心里更加觉得烦躁。树叶被热风吹得沙沙作响,却无法令人感到舒适。小道上尽是一起走的好朋友,亦或是几对小情侣。唯有王杰希一个人走在小道上,是如此突兀。仿佛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应该有他一样。只有他是独自一个人走在小道上,唯有他一人。 烈日炙烤着大地。温度异常的高,仿佛是处于三体星系的乱纪元,要让人们脱水一样。 王杰希到北京的大街上闲庭信步。顺手买了一串冰糖葫芦,买的水果的。他嫌山楂太酸。但又买了一串山楂的,习惯性地往右边递去,这次却没有人接。 哦,他忘了,方士谦已经出国了。 他把水果的冰糖葫芦吃完,把竹签扔进垃圾桶。随即把山楂的冰糖葫芦拆开包装,咬了一口。很酸,酸的让王杰希有点牙疼。真不知道为什么方士谦喜欢吃山楂的冰糖葫芦,他也不能再去问方士谦为什么了。 因为方士谦已经出国了。 今年是2018年,王杰希十九岁。 今天是7月6日,方士谦在两年前和王杰希撒了个谎。 “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 少年坚定的眼神,王杰希至今还记得。王杰希相信了方士谦,微笑着把自己的心交给面前这个戴着十字架耳环的少年。 没想到,在王杰希十九岁的那年,方士谦告诉了王杰希他要出国的消息。 19岁那年的梦支离破碎。19岁那年的谎也支离破碎。*1 电话响起。 “喂。” “杰希,生日快乐。” “哦。别回来了,也不用祝我生日快乐了。” 王杰希很冷淡的回答对面的人。既然你已经违背了你的誓言,为什么还要专程打电话来假惺惺地祝我生日快乐。 对面沉默了很久,挂了电话。 不觉已经走到了北海。王杰希在北海边缘走动。四周无人。有几只黑色的蝴蝶在飞舞。王杰希上前去想要捉住一只,却不料此处湿滑,滑进北海。 在最后一刻,他好像看见了一个人的身影。 他想,为什么不选择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呢?就像黑色的蝴蝶,用引以为傲的翅膀飞翔。哪里能是那称为未来的地方? 【然后王杰希就这样死了,身体沉入冰冷的湖水中,连眼睛也睁不开了。但我觉得我这么写你们会不买账,所以这一段你们就当没看到。】 醒来时,正在北京北海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整间病房。王杰希睁开眼睛,看见旁边的人正在手机上打字。他看见那人的十字架耳环在反射光芒。 “方士谦?” 方士谦听见王杰希叫他,抬起了头,对他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杰希,生日快乐。” 今天的第二次生日快乐。 “你把我捞上来的?” “啊是我和张佳乐。张佳乐正好载着我从这里经过,我们准备回校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你在这里。我下了车,张佳乐等我。我看见你滑了下去,就叫张佳乐来搭把手把你抬了起来。你瘦了不少啊。” “张佳乐呢?” “和孙哲平一起给你交费去了,你可要还他们钱啊!” 方士谦笑着,笑容像两年前那样温暖而灿烂。 “王杰希。” “干嘛。” “我这次回来不走了。” “真的?” 方士谦看着眼前的人,再次笑了笑。 “真的。” 就算离那幸福还差很远,但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只要一瞬间就好了, 就好了… 王杰希最讨厌十九岁那天的自己。 那一天,他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方士谦了。 那就,变成黑色的蝴蝶吧,随心所欲的爱。但只爱他一个人。 方士谦的身子微微前倾,在王杰希的嘴唇上留下来一个吻。 很轻很轻,但是王杰希感受到了方士谦对他的爱。 他再一次相信,方士谦不会离开他了。 *1注:19岁那年的梦支离破碎指王杰希梦想与方士谦永远在一起,却因为方士谦出国而破碎,是2018线;19岁那年的谎言支离破碎指方士谦19岁那年对王杰希说的永远在一起的誓言,却因为出国而成为谎言,破碎。   2018-07-06 1  
  2018-07-02 3  

方王幼稚园/短打

#方王。短打。幼稚园。 “王杰希——” 王杰希的目光从书里面的文字上挪开,向声音的方向望去。 秋日。枫叶红的正好。白云悠哉悠哉地在天蓝色的帷幕上漫步。一阵微风吹过,树叶飘落到地上,点缀在鹅卵石小路上,就像星星坠落到了人间一样。 男孩踩着落叶,向王杰希跑过来。 枯枝落叶被踩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幼稚园的小路尽头的亭子里正看书的男孩皱了皱眉头。 方士谦举着手中绿色的纸飞机,向王杰希挥了挥。 “杰希!看,送给你!” 王杰希接过纸飞机,顺手夹进书里,对方士谦笑了一下,又低下头去阅读手中的书。 方士谦一瞬之间心跳加快。 【林杰老师:糟了,方士谦是不是谈恋爱了】 【吴雪峰老师:哎呀别管啦咱们打麻将】 【魏琛老师:没关系我们班也有两个基佬】 【方世镜老师:你们三缺一?】 【林吴魏:快来快来我们麻将三缺一】   2018-06-30  

2018b萌 许博远应援

*占tag致歉!请投蓝蓝一票! ——《全职高手》许博远应援——#车前子视角嘿大家好,我是车前子。今年没上B萌有点遗憾。但是我这就不得不pick一下我的老冤家许博远了!虽然说是老冤家,但是我们两个人私下里交情还算不错的。他这个人呢,非常会做人,在蓝溪阁乃至我们这些公会中间人缘挺好的。【但是后来傍着大款君莫笑我们还是非常不爽乃至想揍他的!】【霸气雄图的都给我上!揍他!拳法家揍他!】【什么?我一个中草堂分会长叫不动你们霸气雄图的?】【怎么可能!肯定是你们收了许博远的小饼干!】言归正传,许博远这人其实挺好的。除了人呆一点,没我帅,都没啥缺点。【骑扫把逃跑】喂,老蓝,加油啊。所以看在我中草堂十区分会长车前子的面子上,请各位Pick他!下扫把鞠躬 车前子敬上   2018-06-30 6  
  2018-06-11  
  2018-06-11 1  
“打碎一个叫‘人’的绝美的玉器,看着鲜红的血液流淌成溪,雪白的骨末均匀的洒在小溪中,看那绝美的构图,看那玉器绝望的,渐渐消失的眼神,那真是一件浪漫的事。” “方士谦,你真是个疯子。” 【是方王的杀手pa预告。】 【我真的是清水文手。】 【科幻万岁。】   2018-06-09 4  

【曼吉】追光者

#cp:雪莲花精灵王吉祥×彼岸花精灵王曼珠沙华 #我求求你们吃我这口安利。就是这对cp锻炼了我写糖的文笔。 吉祥这只花精灵王,就像会发光一样。 曼珠沙华就是跟随在他后面的追光者之一啊。 跌倒了,没关系,自己爬起来,拍拍裙子,继续跟随着他。 下雨了,没关系,自己打把伞,收收翅膀,继续跟随着他。 太累了,没关系,自己歇一会,捶捶腿脚,继续跟随着他。 他就是曼珠沙华心中的那一束最亮的光啊。 那天,下着大雨。雨润湿了曼珠沙华的翅膀,很重,飞不起来了。曼珠沙华咬咬牙,站起来。可雨让地面滑溜溜的,站起来,又跌下去,又站起来,再跌下去。 曼珠沙华就这么坚持着,一次又一次。 不知道何时,一把伞打在了她的头上。曼珠沙华抬头,看到了他。 是吉祥。 吉祥对她笑笑。 “曼珠,一起走吧。站不稳的话,我抱你吧。” 说着,把伞往曼珠沙华手中一塞,横打把人抱起,走向圣殿。 好像从那之后,就没有太大的交集了。 但是曼珠沙华愿意,追随着他,成为追光者。 总有一天,会追上的,对吧?   2018-06-09  

【方王】2035年的你

#盲狙高考卷全国一卷,之后应该还会有盲狙全国二卷,我超喜欢那种科幻风的题目。这个全国一卷的题目我们株洲最好的高中猜中题了,我初二,但我前两周写了一篇作文就正好猜中全国卷卷三的作文题。 #最近在囤文给自己7.22过生日24h,于是现文现发吧。 #cp:方士谦×王杰希 方士谦篇 To2035年的王杰希: 你好啊,2035年的王杰希。 我呢,是2018年的方士谦。 先感谢你打开了这个漂流瓶啦,还感谢你还记得它。我一直觉得,这个漂流瓶会被忘记啊。但是你居然还记得,还把它拿了出来看,那真的非常感谢你,没有让它埋没于广大的时间的洪流之中呢。说明你还是觉得我挺重要的嘛,连这么久的事情都还记得呢。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那一年的你,是多么的好吧。 今年呢,是第三赛季。你还记得吧?你出道的赛季呢。 魔术师变幻莫测的打法,会带着微草走向胜利的。 队长这么对我说。 我呢,是很不服气的。这个大小眼,凭什么挤走队长,顶替队长?在我心中,林杰队长永远都是最温柔,最好的队长! 但是你后来,用行动告诉我,你,很好。 不管是技术上,还是做人,你都很好。 你知道,我对你一直都是不服气的。你没有也对我置气,而是细心的关注我的习惯,一举一动。谢谢你在我那次生病的时候给我倒水,给我冲药。虽然很难喝就是啦。职业选手的手很宝贵,我知道。可是你还是帮了我很多的忙,比如帮我跑腿,帮我拎东西。谢谢你,对不起。当年我实在是年少轻狂,反而是要像你学习呢。 像你学习以德服人。 喜欢上你,是第五赛季那一次。 微草第一次夺冠,你功不可没。 站在领奖台上的你,高举奖杯。 你知道吗,你的眼睛里有星星。 我做过的是,我从未说过后悔。 我做过最值的事,是向你表白。 那也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情了。 我想对全世界说,这个世界上,最忠实的王吹,一定是我方士谦! 2018年的方士谦 王杰希篇 To2035年的方士谦: 方士谦。 我是2018年的王杰希。 谢谢你这些年来一直用白光守护着我。即使你退役了,你的徒弟柏清也做的很好,追寻着你的脚步,用曾经的属于治疗之神的白光,继续守护着微草,守护着王不留行。他继承了你的账号卡,也继承了曾经的你在微草的不可动摇的第一治疗的地位。我在青训营寻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能和他治疗水平相提并论的新人了。不愧是你带出来的治疗嘛,越来越有你的风范了,赛场上也更有底气了。 真想知道,2035年的我们是怎么样的呢。 我是和你一起环游了世界,还是在微草当陪练,还是我们两个人有自己的小生活,还是我们两个人分手了,从此形同陌路呢? 真不知道,2035年的我们是怎么样的呢。 我不知道,同时我也不想知道。 在我心中,生活在不管哪个时代,哪一年,只要有你陪伴着我,就足够了。 我从未后悔和你在一起,即使那么多人不支持,那么多流言蜚语。 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的性别。 你就是你。 地球上有35亿多男性,但我就只喜欢你。 希望,2035年的我们,还是像现在一样呢。 彼此信任,彼此关心,彼此相爱。 2018年的王杰希 2035年篇 方士谦打开2018年的王杰希给他书写的漂流瓶,王杰希打开2018年的方士谦给他书写的漂流瓶。 信都不长,但都满怀爱意。 两个人相视一笑,靠在了一起。   2018-06-09 3  
  2018-05-26 2  

【方王】一位儿子的声泪俱下(雾)冷静的控诉

两个孩子的设定【手写】点我看王艹方和方日希姐弟设定 大家好,我是方晞。钢铁直男。我要控告我父父与姐姐的罪行。 别想歪了,我方父和我王父,可恩爱了,没有对我那叫王芳的姐姐做些什么。从我们俩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他俩,每天闪瞎眼,社区恩爱父父。我们家AO家庭,我王父是O。嗯。他的气势,就是一个A。每天看方父护妻,我都懒得理他们了。天天都是同一个花样不烦吗。 我姐姐,方王圈的太太。:)天天找我帮忙打稿也是够了。我现在都能背出她写的那几辆车了。为了防止敏感词我还是不打出来给你们看好了。我倒是挺高兴帮她打稿,因为这样我就有理由让她给我买那款最新的十字架耳钉了。可是我姐姐经常购买星星首饰。我和方父一样玩牧师和守护天使,而我姐姐和王父一样玩魔道学者。我们俩人的风格很像他俩,他俩很欣慰,痛哭流涕(?)。 据说方父和王父以前就是电竞选手,所以才打得技术风骚。你们能想象一个守护天使跟在四处旋转的魔道学者身后疯狂刷小回复术吗。我觉得不行。太风骚了,太风骚了,这操作学不来。 哦,不是据说,是事实。你们知道吗,微草俱乐部的某些选手叫王父叫爸爸,方父叫妈妈。但是袁柏清叫王父叫师娘。于是我和我姐超级懵圈。 我和我姐:??? 方父很尴尬地一笑,然后悄咪咪地和我说:“晞晞啊,以后对身下受要让他们有面子一点知道吗?” 然后我姐听到了。 我姐:“我弟怎么可能是A啊。”是亲姐。:) 方父:“是A也是渣攻,这么受。”是亲父亲。:)再【哔—】的见。我要王父。我才不要这个怂炸天的方父。 王父:“你们真是打击人家自尊心。方士谦,你徒弟要见你,要死要活的。本来多好一孩子,被你带成这样,英杰说他天天玩DPS,还带着许斌帮忙拉仇恨。小别说他臭不要脸,你要不要去给他报仇?” 于是方父屁颠屁颠地跟王父走了。 我姐:“晞晞啊~” 警觉。 我:“干嘛,姐你又发疯?” 我姐肘击特别疼,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跟他俩去微草走一遭?” “你怕不是想被王父打死。” “不想,再见,你去吧。” “姐,请问您傻逼吗。” “不,您傻逼。” 隔壁的喻昊和黄旻最近来北京来得挺勤的,王父说他们是来打探消息的。我觉得,绝对不是。但是我方父往我头上拍了一巴掌,说你王父说啥就是啥,别老跟那俩小子乱跑,广州热死你。我觉得不。我觉得黄叔叔和喻叔叔挺好的,但是他们两个总是和王父呆在一起,而且老不和谐。 黄:大眼儿过来打一场jjc! 王:你当我傻啊你们两个对我一个。 喻:我们让你带方前辈玩。 我:??? 方父有这么好吗? 他不是个输出吗??! 都说努力的人超幸运对吧? 于是方父他超懒。王父好像是跟着学坏了,也超懒。姐,你说啥?是方父学王父的?哦好吧,想必方父学坏还不是因为他是个妻奴。但是方父超幸运,出门捡钱送给警察叔叔的那种幸运。 我和姐姐睡上下铺。然后每晚我们都能听到隔壁传来影影约约的并不清晰某种不可描述的声音,然后我姐就催我睡觉。 嗯,真想知道这个声音是什么啊。   2018-05-26 6  
据说王车冷到北极圈。 然后我看了看王车tag,再看了看车蓝tag。 呵呵。 我们,车蓝,南极圈。*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中】 于是决定了! 要成为绿V的太太! 然后带领车蓝圈走向赤道! 【话是这么说,作业还没写完】 这条lof在加V前不删。 占tag致歉—— *南极圈因为是陆地比北极圈要冷   2018-05-26 13  
  2018-05-26